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中央环保督察边督边改(已归档)
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向京津浙反馈意见,指出了哪3个“通病”?
发表时间:2021-02-08 09:13

2021年2月2日—5日,3个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陆续向北京市、天津市和浙江省反馈了督察意见。对比第一轮督察,三地在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推进生态环境高水平保护与经济高质量发展等方面取得了显著进展和成效。

 

尽管如此,三地在对标中央要求、对标人民期待等方面仍然存在差距和短板。通过梳理三地督察反馈意见,记者发现,虽然三地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各有特点,但也存在一定共性问题值得反思。

 

 

 

推进高质量发展的规划统筹意识不强

 

 
近年来,我国污染防治力度大,生态环境质量明显改善。但是,生态环境保护与发展的长期矛盾和短期问题交织,生态环境更深层问题仍旧存在。解决深层次问题,不仅需要聚焦具体问题逐个突破,更需要从地区发展总体规划和战略定位上,加强谋篇布局,促进高质量发展。
 
然而,一些地方和部门对高水平保护、高质量发展认识不深,统筹不力,具体表现就是总体规划统筹不到位,基础设施建设统筹推进不力。
 
规划和统筹不到位,阻碍着地方高水平保护。
 
督察反馈意见指出,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等部门未按要求制定“十三五”期间地质环境恢复和综合治理规划,矿山修复缺乏规划统领,截至2019年底,全市仍有未治理废弃矿山636处,总面积约1994公顷;北京市园林绿化局等部门对市级自然保护区建设和保护重视不够,划定的12处市级自然保护区有10处缺少总体规划。
 
规划和统筹不到位,制约着地方高质量发展。
 
督察反馈意见指出,天津市在控煤减煤工作中,市发展改革委工作力度减弱,不再下达减煤任务,导致部分规上企业煤炭消费量不降反增,给大气治理工作带来不利影响;天津港集疏运结构失衡、专用通道缺乏、港口功能布局不合理、风险防范能力不足等问题长期存在。这些统筹工作不到位,使天津市工业结构偏重、能源结构偏煤、运输结构偏公问题依然突出。
 
污染防治攻坚战更加深入,不仅对各地规划统筹和顶层设计提出了更高要求,也意味着环境基础设施硬实力需要跟上。督察反馈意见反复提及工业园区污水集中处理设施和配套管网、城乡生活污水收集与处理设施建设、生活垃圾处理处置设施、医疗废物处置设施,说明环境基础设施建设对各地而言普遍存在重视不够、谋划不力、投入不足等问题,各地在抓基础设施建设方面需进一步加强统筹。

 

 

解决老大难问题的担当意识不强

 

 

“十四五”时期,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转向深入,这意味着触及矛盾和问题的层次更深、领域更宽、要求更高。对于一些长期存在的历史遗留问题,要进一步加大力度、彻底整治;对于一些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环境问题,要进一步抓实抓细、立行立改。

 

一些地方和部门将“历史遗留”作为问题悬而不决的借口,在解决一些“老大难”问题时,担当意识不强,导致一些严重破坏生态环境的违法违规行为长期存在。

 

通过梳理不难发现,这些问题中不乏第一轮督察已指出的问题。例如,天津市城管委责任传导不到位,对垃圾渗滤液处置等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指出的“老大难”问题整改落实不力,渗滤液处理能力缺口依然很大;第一轮督察指出的浙江省新福钛白粉厂露天堆放大量红石膏问题不仅没有解决,该厂另地又累计新增堆放红石膏60余万吨。

 

与此同时,其他一些重难点问题也屡被曝光,至今仍未解决。例如,浙江省余姚市、衢州市等地固体废物历史遗留问题整治不彻底,新的违规倾倒问题仍在发生;北京市昌平区园林绿化、北京市十三陵林场等部门及属地政府对企业违法行为未予重视,昌平区玉盛祥石材公司非法采石长达15年,破坏国家级公益林45亩等等。

 

这些长期存在的环境问题,恰恰也是人民群众信访举报的高频领域。一些地方和部门,在环保为民方面与群众期待还有一定差距。北京市多家垃圾填埋场异味扰民,群众投诉居高不下,问题尚未根治;天津市大韩庄垃圾填埋场渗滤液污染问题虽经多次督办,但整改责任一直落实不到位,问题久拖不决;第一轮督察群众反映强烈的杭州天子岭垃圾填埋场臭气扰民问题解决不力,再次被反复投诉。

 

长期问题往往是由于监管缺位、治理不力造成的。这其中既包括对于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存在畏难情绪、持续用力不够,又包括对于群众反映问题缺乏责任担当、导致问题反弹。这些情况在督察反馈中反复出现,说明这些问题并非是在一时一地特殊存在,而是具有一定普遍共性。对于普遍问题,各地区、各部门都需要提高认识。

 

 

对违规操作的把关意识不强

 

 

经过多批次督察,各地区、各部门对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的认识有了明显提升,不重视、不作为的现象已经明显减少。但在实际工作中,仍有一些地方和部门为应付督察搞变通、做选择,对高水平保护降低标准,甚至出现“造假”行为。
 
搞变通,体现在为某个具体项目调整保护“红线”,使其合规。
 
浙江省绍兴市新昌县钦寸水库于2015年6月被划定为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后,对于拟在水库库心附近半岛建设的梅溪湖民俗文化农业产业园区项目,新昌县不仅未统筹协调另行选址,反而简单调减保护区后继续建设。
 
杭州市区田园地块开发建设指挥部违反规划要求,2014年起陆续在杭州半山国家森林公园内建设雷迪森湖山酒店、杭州上海世外中学等项目。为使其合规,拱墅区半山森林公园管理处于2018年10月申请将上述项目整体移出森林公园规划范围,并将公园总面积调减250.1公顷。
 
降低标准,体现在一些地方和部门对生态环境保护把关不严,违规验收。
 
原北京市市经信委放松要求,违反京津冀大气污染防治有关要求,同意燕山石化公司本该停用的燃煤锅炉改用高硫石油焦至今,原市环境保护局也对此把关不严。
 
杭州萧山区闻堰街道龙山河截污纳管工程只铺设少量污水干管,为通过验收自2017年10月起一直从钱塘江引水至河道冲污,地方治水办同意其通过验收。
 
浙江省部分地方在省级以上公益林、生态保护红线、高山顶部等禁止选址范围违规立项审批涉林造地项目,导致大量林地破坏,局部水土流失严重,省市两级自然资源部门验收把关不严。
 
弄虚作假,体现在面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一些地区和部门出现思想认识偏差,为应付督察而虚假汇总、失实报告。一些地方未严格管控供热企业煤炭消耗情况,仅简单汇总统计,数据严重失真;一些供热分站弄虚作假,伪造台账应付督察;一些地方化肥、农药减量化工作不严不实,上报数据严重失实。
 
督察是一面*,不仅反映着各地生态环境工作成果,更能折射出相关地方和部门的工作作风。本批次督察对两市一省反馈的共性问题,同样值得其他省市保持警醒。
 

来源:中国环境